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百姓呼声 > 湖南新化洋溪镇个别干部为避罚机关算尽?

百姓呼声

湖南新化洋溪镇个别干部为避罚机关算尽?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4-27 05:54

  湖南娄底市新化县被曝中国最大非法采沙场毁损良田78亩,违法采沙团伙敛财近千万!本来,在高层三令五申加强农村基本农田保护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当今,这种破坏力极大的大型采沙场,第一是不该发生;第二是冒出头必严查。然而,位于新化的这家大型非法采沙场,却在光天化日之下连续开采了4年,这能说正常吗?而尤其不正常的是,在长长的4年时间里,权益受损的白地村农民数十次地到镇政府、县政府讨说法,竟然无人理睬、无人查处。君不见田间的稻草人虽然是“死”的,到至少还能吓唬一下真假不辨的鸟雀,当地政府那些职能部门的人甚至还不如没有生命的稻草人,连“吓”的作用都没有发挥!直到4年后的2016年通过省里有关部门下了关停令,这家开办了4年之久的违法采沙场才算“寿终正寝”!

  由于采沙场所占用的农田其种植条件遭到严重毁坏和严重污染,尤其是采沙者为了运沙方便,竟然私自拦河筑坝,导致洪灾频发,给当地村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危带来了巨大的危害!采沙场被关停后,受害村民呼吁非法采沙者须承担其相应的后果。不用说,参与违法采沙的白地村村干部和入股非法采沙场的镇干部,都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然而,为了逃脱法纪的惩罚,镇干部竟然将“邪智慧”发挥到极致:将一家合法选址的污水处理厂的厂址,改迁至原来的非法采沙场场址,让合法的污水处理厂“冲抵”非法的采沙场,玩起了欺上瞒下、瞒天过海的把戏。然而,镇干部玩的都是受害村民眼皮底下的“漏兜戏”——厂址改迁到白地村与兴龙村的交接地界的污水处理厂准备动工时,遭到了白地村和井兴村群众的强烈和反对,因为污水处理厂的改址,流露出非法采沙团伙以此掩盖其采沙毁田的违法事实和逃避法纪追究的企图,受害村民岂能听之任之?

  有错,就得老老实实地认错反省;该罚,就得规规矩矩地接受处罚。任何一个干部,当你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之后,你想掩盖违法乱纪行为,注定只能是枉费心机,有道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白地村参与非法采沙的村干部和违规入股采沙场的镇干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刑法342条:非法占用耕地改作他用,数量较大,造成耕地大量毁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非法占用耕地罪定罪处罚依据:1,非法占用耕地“数量较大”,是指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2,非法占用耕地“造成耕地大量毁坏”,是指行为人非法占用耕地建窑、建坟、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非农业建设,造成基本农田五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十亩以上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

  2012年湖南新化洋溪镇白地村,以村干部为首的多名违法嫌疑人在白地村开办了一家占用村民农田数十亩却又无任何手续的大型采沙场,此采沙场开办4年来,大肆非法占用村民农田,违法扩大采沙范围,4年来此采沙场没有任何环保设施,长期恶意排污,污水直排河中,不仅采沙场周边的数十亩农田被他们控制违法开采,连沙场旁边的河流也成了他们的私有河流,此河流不仅每天要帮他们承担数十立方的污水排放,情节特别严重的是他们不顾当地老百姓的死活,为了方便运输,竟然私自拦河筑坝,无数次人为造成严重洪灾,给当地村民的财产和人生安危几乎带来了灭顶之灾!

  4年期间村民向当地镇政府与县政府进行了几十次的举报,但由于此沙场有个别镇干部的入股【举报人称镇政府个别干部竟然动用35万元帮助这些违法嫌疑人用作采沙场的周转】,导致村民举报数年无果,直到2016年通过省有关部门的介入,这个在当地开办了4年之久的违法采沙场才关停。

  综上:上述以村干部为首的违法犯罪团伙已经涉嫌“非法占用耕地罪和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由于涉案时间长,破坏非法占用农田数量巨大,此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已经达到情节特别严重,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无期徒刑的刑罚。

  此恶性案件被湖南省环保督察组组查处后,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当地政府不是配合公安机关查处这些涉嫌破坏环保和非法占用耕地的违法犯罪嫌疑人,而是千方百计帮这些犯罪嫌疑人开脱罪责,企图逃脱法律的惩处。

  今年村民依然在不断地继续举报控告,当地镇政府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天天组织开会出谋划策想办法,因为万一案发,不仅这些村干部会进监狱,还有部分镇干部同样会进监狱 。

  就在今年的5月,当地镇干部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帮犯罪嫌疑人开脱罪责的万全之策,密谋策划把当地一个已经通过合法选址,并且完成了一系列手续的污水处理厂迁到数公里之外的作案现场,目的已经很明显,是想借建污水处理厂之名来掩盖一个做案长达5年,破坏侵占农田数十亩的作案现场。

  可见当地镇政府为了保护那些违法犯罪分子能逃脱法律的追究,已经绞尽脑汁,确实下了不少功夫,令那些即将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嫌疑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当村民识破镇政府的阴谋诡计之后,再次向有关部门举报了镇政府的图谋不轨行为,目前举报人已经将举报材料寄到了省长信箱和国家信访局。相信不久的将来,上级政府会将那伙犯罪嫌疑人和他们的保护伞一网打尽!

  洋溪镇污水处理厂是在白地村前村支两委的努力下争取到的项目,从2011年至2016年都规划在白地村与官渡村交界处,占地35亩,全部是白地村的土地。相关部门对这一选址做了多次勘测和论证。2017年,就这一选址建污水处理厂做了环评公示,招投标公示,并公示了中标单位。

  2017年准备动工时,建设方洋溪镇人民政府企图指鹿为马、欺上瞒下,擅自改变场址,将场址改迁到白地村与兴龙村的交接地界。该场址位于白地白井两村数千人居住的大院子的东南方,与居民的集中居住地隔河相向,此举遭到了白地白井兴龙三村绝大多数村民的强烈反对,曾联名签字向新化县发改局、新化县建设局、新化县环保局反映了村民的意愿,说明了污水处理厂擅自改址的,并有相关村民在红网百姓呼声中发出了诉求。

  2018年,洋溪镇人民政府以原地址是白地村的基本农田不宜改建设用地而现场址是荒地为由作了回复,并以此理由补办了在该场址建污水处理厂的相关手续。

  然而该场址原本是白地和兴龙两村村民的承包责任田,因以白地村刘龙初为首的相关人员以白地村的名义强行租用采砂牟利,致使上百亩良田变成了荒地,坑洼不平,杂草丛生。始作俑者无视当初与村民签订的合同,不按合同恢复农田,并且拒付部分租金。其背信弃义及张狂的行为激起两村村民的愤慨,村民多次向洋溪镇人民政府反应无果,上百亩良田荒废已有四五年之久。

  为掩盖他们毁田采砂的违法犯罪行为,当事者与某些镇领导同流合活,沆瀣一气,将污水处理厂的场址改迁到这一废墟上,企图借用污水处理厂这一惠民项目的资金来掩盖他们毁田采沙的事实。

  请问洋溪镇人民政府为什么要用污水处理厂这一惠民项目来满足某些人的私欲?请相关部门对这一项目的改址彻查,给百姓一个明白?

  拦河筑坝、毁田采砂,天理难容:2011年,白地村太上皇刘龙初(村主任刘如意之父)和文书刘兵飞(现任支书)等以白地村的名义和本村民及龙回山村民签订租田挖沙合同,在村民的承包田里挖砂牟利,合同是刘龙初签的字,也盖有白地村的公章。

  为了方便卖砂,他们还修一道可以通车的拦河坝,合同上面写好是租用4年,4年后恢复成可以种植农作物的田土。现在快有8年了,田土没恢复,租钱也不给了,村民找他们讨说法时,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亏本了,哪有钱付给你们!?”。

  河坝也没有挖掉,偶尔有村民被冲入河坝的涵洞里,被弄得遍体鳞伤,去年还有一头牛卡在涵洞中给淹死了。2017年涨洪水,就是因为这河坝把水阻到了数千人居住的院子,院子前面水漫金山,数百亩良田被淹,院子前面村民出行的马路上,洪水都涨到膝盖上了,老百姓都不敢过路,怕被水冲走,这洪水给老百姓带来了极大的恐慌和生活的不便。

  今年好久没下雨了,我们村民老百姓很担心会像去年一样涨大洪水,如果比去年的水再涨大点,很多村民的房子都会进水。我们村里留守的大多是些60岁以上、行动不方便的老人及一些带小孩的妇女。这个坝给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威胁。只要是下暴雨,老百姓就人心惶惶,胆颤心惊。

  编后语:新化白地村由于长期实行世袭制管理,村财务长期不予公布,十几年来村里的所有收入与支出对于村民来说,全都属于秘密,再加之村干部与镇干部的利益链紧紧在一起,导致村民举报10多年都无果,原村支书一伙被移交司法机关二年都没结果的烂尾现象。幸亏老天有眼,由于本平台的多次公开披露,白地村的所有问题被省纪检监察委高度重视,目前对白地村的所有问题和村干部一伙被移交司法机关烂尾的问题重新进行立案侦查。关于洋溪镇政府企图帮违法犯罪嫌疑人掩盖做案现场企图逃脱法律追究的问题,观音土平台会持续关注到底!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承办单位:中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