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区情简介 天心要闻 媒体报道 热点专题 影像天心 理论探讨 百姓呼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影像天心 > 一个不常用的功能键:人工智能应用于医学影像

影像天心

一个不常用的功能键:人工智能应用于医学影像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9-04-30 18:22

  近年,投身医疗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越来越多,仅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18家企业获投,金额超过了31亿元。而多位一线临床医生表示,目前人工智能还处于研发和临床验证阶段,能实际拿出产品的企业为数不多。缺乏标准和评估是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领域面临的问题。业内人士预测,未来大批伪医疗人工智能企业将垂死挣扎。

  “电脑上有AI的功能键,一般不会用,偶尔也只是按一下跑一跑数据。”北京肿瘤医院影像科副主任医师陈麦林向健康点讲述他所了解到的情况,虽然该院影像科未安装类似系统,但致力于肿瘤影像研究的陈麦林表示,人工智能影像识别系统已经在不少医院安装,但真正应用于临床的还很少见。

  近年,投身医疗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越来越多。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7年,我国医疗人工智能领域共获得241笔融资,其中2017年达到30起,金额高达18亿元。而仅仅在2018年上半年,就有18家企业获投,金额超过了31亿元。

  据财新健康点与飞利浦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疗人工智能产业报告》,相比在其他细分领域的应用,目前人工智能在影像识别这一应用场景中更加成熟。汇医慧影创始人兼CEO柴象飞告诉健康点,医学影像相对的优势是市场更大,存量更大。

  然而,接受健康点采访的医院专家、业内人士表示,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上的应用远还未达到可以直接采用结果的程度,甚至大批医疗人工智能企业的产品还处于研发阶段。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领域还面临缺乏标准、没有评价体系、敏感度低等诸多问题。

  “患者虽然最后只拿到几张胶片,但影像科医生一般需要阅读二三百张片子。”陈麦林表示,每位医生每天的阅片量达到数千张。

  推想科技创始人兼CEO陈宽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用AI来提升医生在单位时间内的诊断质量是缓解供需矛盾的办法之一。

  “人工智能进入医疗领域后,迅速向医学影像、辅助决策等领域铺开,几成燎原之势。”图玛深维创始人兼CEO钟昕告诉健康点。

  成立于2016年的推想科技以肺部筛查产品作为主打,三年内已获四轮融资。据称其产品目前已供超过150家医院临床使用,每天完成的肺癌辅助筛查近两万例。

  今年6月,依图医疗与华西医院宣布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正式发布肺癌多学科智能诊断系统。据介绍该系统将帮助医生识别肺结节,从而提高临床诊断效率。该产品第一阶段成果已在国内几十家医院投入临床试用。

  除了初创公司以外,诸如BAT等互联网巨头、GPS这样的医学影像设备厂商近年也纷纷布局医疗人工智能。2017年8月,腾讯正式发布首款将医疗人工智能产品——腾讯觅影。腾讯觅影可利用AI医学影像分析辅助医生筛查食管癌、肺结节、结直肠肿瘤、乳腺癌、宫颈癌等疾病。据称,目前腾讯觅影已与国内一百多家三甲医院达成合作,通过共建人工智能联合医学实验室的形式,推进AI在医疗领域的研究和应用。

  陈麦林表示,不少企业通过投资形式从医院获取数据进行研发,之后借助在医院安装系统来验证、试用产品。他表示,人工智能产品在医院大多用于科研或帮助企业验证系统的诊断结果,而在临床上,医生可选择使用或不使用。类似产品确实能帮助医生减轻工作,但人工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陈麦林说道。

  “技术现在不成熟,我们还不敢完全按照它的结果去做诊断,所以基本上就是用AI跑一遍发现问题,然后我们再看一遍。”在日前由财新健康点承办的首届中国智慧健康高峰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放射科主任严福华表达了类似担忧。

  严福华表示,目前类似的人工智能项目都处于研发和临床认证的阶段。“大部分企业都还没产品研发出来,在医院临床上安装试用的产品为数不多。”陈麦林说道。

  “总体来讲水平还不够高,离目标值还有一定的距离,这就是现状。”谈起人工智能在医学影像上的应用时,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副院长王培军在上述会议上表示。

  翼展科技合作人、CMO高云龙也认为,目前无论是医院还是医疗企业,所获取的数据都非常小,各家有各自的标准,因而产品的敏感度和特异性较差。

  王培军认为现存的一个问题是影像样本不够。他表示,10万左右的样本是比较好的。目前很少有企业的样本能够达到这个数字。而样本背后,则是标准化的问题。要突破影像组学方面的瓶颈,仍然需要依靠深度学习,但深度学习样本不够大,结果就不稳定,王培军认为,接下来要做的是标准化,继而提升样本量,逐步从影像组学过渡到深度学习。

  对于如何推动人工智能落地,阿里健康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范绎认为需要做三件事情。一是让用户接受AI,不断与医生探索如何辅助医生而非取代医生,二是在政策上予以明确,如果误诊,由医生还是企业负责,三是技术赋能,看病方式几千年来由望闻问切发展到现在的医学影像广泛应用,下一步应当是人工智能的升级。王培军认为,人工智能的升级应该做到规则清楚、诊疗原则清楚、诊断结果清楚准确,医生实际能做的机器也得能做到。

  而对此,高云龙认为人工智能落地仍需诊断先行,他认为最好的工具应当应用到基层,使医学诊断领域实现同质化,让患者留到基层。其次要通过市场化的机制促进,最后数据壁垒也需打通,中国巨大的资源优势应当发挥更大作用。他认为可以通过医联体机制共享大数据,通过数据平台建设促进人工智能的发展与落地。

  “场景不对,价值就是错的。”爱家早查CEO王思扬说道。目前,人工智能影像识别技术在肺癌、乳腺癌、食管癌等领域发展较快。王思扬表示,人工智能技术想当然的放在社区这样的基层医疗机构是欠妥的,时机尚未成熟。她表示,在基层医生普遍缺乏癌症早筛能力和经验时,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初筛,再由资深医生进行复核的应用场景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规范化及流程质控。

  王思扬坦言,她对人工智能在现阶段的广泛应用暂持有保守态度,尤其是在癌症早筛领域,Watson近期遭遇的一系列争议也加深了她对人工智能快速推向市场的顾虑,她所担忧的仍然是在这一领域缺乏标准,以及市场、资本的热衷常常带有的夸大和误导。

  Medicool医库公司董事长涂宏钢日前表示,Watson过度营销后的境遇对中国的医疗人工智能产业是一个警醒。他预测,未来一大批伪医疗人工智能公司将垂死挣扎。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马飞向健康点表示,人工智能有可能解决医疗资源缺乏的问题,但首先其准确度和敏感度应该足够高,做到不漏诊。此外,如果要实际应用,这类产品还应经过评价,进行准确性评估。

来源:未知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承办单位:中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
新闻热线:      
技术支持:天心区|天心区官网|天心新闻网建设